獨家解讀

當前位置: 首頁 > 同創圈 > 獨家解讀

形婚夫妻離婚時,代孕所生子女的撫養事宜該如何確定

2019-11-20 saige

形婚夫妻離婚時,代孕所生子女的撫養事宜該如何確定

一、基本案情

2018年3月,周先生和吳女士相識于網絡。由于雙方的性取向均為同性,又同時被父母催促結婚生子,故二人決定建立一段形式婚姻。2018年5月雙方登記結婚,婚后經過雙方配合,吳女士通過體外受精胚胎移植的方式生下一女。

然好景不長,女兒出生后雙方常因撫養教育問題產生糾紛,無法再繼續相處下去,故吳女士起訴離婚,要求女兒歸其撫養,周先生需支付撫養費。

timg.jpg


二、法院判決

庭審中,周先生要求取得女兒的撫養權,并表示若法院將女兒判歸吳女士,其將不會支付撫養費。后法院因孩子自出生起一直同吳女士共同生活,并結合雙方的實際情況,將孩子判歸吳女士撫養,并判決周先生應支付撫養費至孩子年滿18周歲。

三、律師分析

本案爭議焦點主要是孩子撫養權的歸屬以及撫養費的支付問題。首先本案中,孩子自出生時起一直是同吳女士共同生活,且孩子的姥姥姥爺對孩子也是盡心盡力,將自己的心血全都傾注在孩子身上。而周先生因受重男輕女思想的影響,跟孩子并不親近,故法院為了孩子能夠得到更好的照料,健康快樂的長大,依據婚姻法中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的原則,將撫養權判歸女方。

那么本案中周先生是否應支付撫養費呢?周先生拒絕支付撫養費的原因在于其認為孩子是代孕所生,如若不歸其撫養便同其不再有任何關系,那么在法律上果真如此嗎?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夫妻離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確定的復函》中已對此有明確意見: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進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關系適用《婚姻法》的有關規定。也就是說,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通過人工授精所生的子女依然是婚生子女,其法律地位并不因其出生方式的特殊而有所不同。

故周先生的主張并不能成立,雖然雙方孩子是通過體外授精的方式出生,但孩子依舊是雙方的婚生子女,其對孩子依然應承擔撫養教育的義務?,F在雙方離婚,《婚姻法》第37條規定離婚后,一方撫養的子女,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一部或全部,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因此在法院將孩子判歸吳女士撫養后,周先生仍應支付孩子的撫養費,履行自己對孩子的撫養義務。

綜上,雖周先生和吳女士為形式婚姻,雙方子女為代孕所生,但在雙方離婚確定子女撫養時并不存在特殊性,父母子女關系并不因孩子出生方式的特殊性而有所不同,在確定撫養權的歸屬時需要考慮的仍然是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的原則,且未直接撫養孩子的一方仍應支付撫養費。


同創圈TONGCHUANG

北京市同創律師事務所

?2017-2017北京市同創律師事務所
京ICP備17008795號-3
技術支持:尚古創新

全國熱線:010-82600013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66號世紀科貿大廈B座27層2705

傳真:010-82601677

咨詢留言

看不清?點擊更換驗證碼

中国无码艹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