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再婚后,将房子过户给继子,并帮其支付18万元彩礼

 admin   2023-03-19 04:01   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来是小宇呀_小白小宇_张小宇

旁白/邹宁轩编曲/若若虎

01

周末,我和丈夫石光带着女儿悦悦回爸爸家吃饭。

饭桌上,爸爸用平静的语气对我和石光说:“不是,小宇要结婚了吗?我打算把清华园房子的所有权过户给他当婚房,正好房客的租约被取消了。”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开始吧。你们两个同意吗?

我和石光同时一愣,同时对视了一眼。 难怪我们没有意见。 为什么?

可有宋阿姨在场,我也不好直接反对,只好委婉地说:“结婚的时候不应该买新房吗?”

我爸说:“买一套房子起码要70万到80万,家里有现成的房子,没必要浪费。而且清华园的房子虽然不新,但也不算新。”太旧了,位置采光好。”

他当真了,又或者是装糊涂。

看来,他真的没有把宋安羽当外人。 也对,买房子确实要几十万,但应该是宋安羽和他妈一起承担,爸爸的帮助是一种善意,我们无话可说。 但是,直接把清华园的房子给他,就意味着我爸给了他七八十万。

我们当然不高兴。

而我爸那种想当然的态度,着实让我有些恼火。 在宋阿姨面前,我气不打一处来,下顿饭我就很郁闷。

吃完饭,我对爸爸说:爸爸,我有话跟你单独说。

我爸点点头,“走吧,我们去书房说吧。”

我们都去了书房。 爸爸坐在椅子上,“说吧。”

我说:爸爸,我不同意你把房子给小宇。

他抬起眼皮,“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谁给继子分房子?”

我爸慢条斯理地说:“你心胸有点狭隘,我和你宋阿姨现在是夫妻了,小玉也算是我儿子了,我有本事,可以帮他找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不? 你宋阿姨收入不高,小玉念书十几年了。 小宇才工作几年。 你和石光的收入很高,不用担心。”

我们的收入再高,也没有理由把房子给外人。 不是我心胸狭窄,我只是没那么无私。

“房子可以给他们住,但产权不能转让。”

我爸说:你说女人能同意吗?

“那我不管了。”

我爸皱眉:“这件事我说了算,就这么定了。”

我怒道:“凭什么说了算?这是你和我妈的共同财产,你有什么资格擅自送给别人?”

“你妈妈走了。”

“那你可以把房子送给别人的儿子?你娶了老婆忘了女儿是吧?”

爸爸叹了口气,“萱萱,你别太贪心了好吗?人计较太多了,人会累的。你有房子,以后这房子也是我的,你要了能怎样?”给小宇一个房子?”

我这话就像是在说:你有100万的存款,为什么不能拿出50万去做好事呢?

气得快被人笑了,“给房子就够了吗,还需要你帮忙出彩礼吗?”

我明明很生气,爸爸却一本正经地说:彩礼十八万,我出十万。

你为什么不全部付18万,你付不起。

也许,他都付了钱,他只是故意给我打折。

我点点头,“不错,你继父真能干,世间难得,他亲爹应该觉得丢脸。当然,主要还是宋姨长得好看,这房子还要加十万陪嫁彩礼,差不多一百万。” ,不得不说,宋阿姨真的很值钱,小姑娘都比不上她。

我爸拉下脸,“行了行了,你别在这里奇怪,没事就回去吧。”

回家的路上,石光说:“看来我们父亲对宋阿姨是一心一意的。不过说起来,他们结婚才一年多,算上之前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一共才不到两年,这关系有那么深吗?难道是……”

他看了我一眼,我茫然地看着他。 所以他没有继续下去。

02

妈妈在世的时候,爸爸妈妈的关系一直很好,爸爸也很疼爱妈妈。 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父亲高大帅气,儒雅儒雅,母亲亭亭玉立,温柔娴静。 当然,她有时会在我爸面前有点任性,但绝不会过分。

而且我们家境还不错,我爸在公司做中层领导,收入比较可观,我妈在事业单位工作,收入稳定,待遇不错。

不用说,我的原生家庭非常完整和幸福。

我的学历和工作也都不错,而我老公石光家境一般,但颜值高,性格稳重,学历和工作都比较好。 所以我们两个很般配,爸妈对他也很满意。

婚后,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就像爸爸对妈妈一样。

如今,我们结婚六年了,女儿月月四岁了。

三年前,妈妈因病去世了,这让我们都很伤心。

然而,再好的感情,也挡不住男人再婚的欲望和脚步。

就在我母亲去世一年后,我父亲再婚了。

结婚对象是宋阿姨宋秋蕊。 她比我爸爸小八岁。 她是一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单眼皮,高鼻梁的中年女士。 而且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 她离婚多年,一直一个人带着儿子宋安羽生活。 她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在一家工厂做化验员,收入平平。 儿子本科毕业,工作不到三年。 收入也一般。

我爸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对她一见倾心。

不得不承认,宋阿姨确实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爱上的女人,不仅仅是因为她出众的容貌,还因为她很有女人味,温柔文静,说话轻声细语。 就算是用挑剔的眼光来看,也找不到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的儿子宋安羽是个高大的男孩子,长相英俊,性格有点害羞内向。 它看起来也不讨厌。

虽然我爸的做法让我有些不爽,但我也能理解他,因为死者毕竟已经过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 而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无论多大年纪,都需要一个女人来陪伴。 所以我不反对他和宋姨再婚。

宋阿姨自己就有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婚后就住在我们家。 我的父母有两所房子。 他们住在108平米的房子里,租了95平米的房子。

爸爸和宋姨结婚后,感情很好,互相关心,互相体贴。 我爸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和任何一个同居的女人都会竭尽全力相待。

我们三个有时周末回我父亲家吃饭。 每次,宋阿姨都会准备几道我喜欢的菜,手艺还是不错的。 我和她相处得很好。 她也很喜欢月月,把她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对待。

看到爸爸再婚后依然过着幸福的生活,我也感到欣慰。 可是,一想起妈妈,我还是有些心酸。

偶尔见到宋安羽,他对我和石光都很尊重。 他也很喜欢月月,有耐心去哄孩子。 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月月买东西,陪她玩半天。 悦悦也很喜欢他,很亲切地叫他“叔叔”。

我也见过他女朋友一次,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一名幼师,听说是小城出身,家境一般。

真没想到,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我爸就打算给宋安羽送房子,还帮他送了十万的彩礼。 这支笔真的够大。

结果,我不得不怀疑宋阿姨为什么要嫁给我爸。

中年男女毫无计划地再婚是不现实的。 但是,贪图太多,反而反感。

而宋阿姨表面上温婉无害,实际上,为了让我爸听话,她可能有很多心机和花招。 或者,不用她说什么,我爸主动把房子和钱都给了。

世光的心思我知道,但我不相信我爸在我妈没过世之前会和宋阿姨扯上关系。 虽然我妈过世不到一年,他就再婚了,还爱上了宋婶,但在我看来,这只是男人的本性。 男人拥有的时候是真爱,只是他们比较理性,善于接受新事物,所以变化比较快,所以在失去之后,可以转身投入新的感情。

03

石广问我:那我现在怎么办,我能不能接受你父亲的安排?

石广并不贪财,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理由放弃属于他的东西。

“帮小宇拿个二三十万也没什么,毕竟我们老爸条件好。可要是再给一套房子加个十万,也差不多一百万了,一个继子而已,有必要这么帮吗?”很多? ?”

“他非要给,我怎么办?毕竟是他的财产,他有决定权。”

石光想了想,又道:“其实我觉得,既然不能阻止父亲给,或许可以逼着对方不要收?”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但这行得通吗? 谁不想要免费的东西? 面对价值近百万的房产,又有几个人能顶得住?

别看宋安羽看似温顺老实,谁又看得清他的心? 而且,他妈嫁给我爸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获取某些利益吗?

石广知道我的心思,道:“试试看,不行就给我,我们家不缺那房子。既然我们爸喜欢宋阿姨,宋阿姨也可以让他活在他的晚年,你要是高兴,那你就给母子俩点东西吧。”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于是我给小鱼发了微信,说月月想他了,明天有空就来我们家吃顿饭,陪月月玩一会儿。

小玉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天,早上十点多小雨就过来了,给悦悦买了点吃的。

我说:不要老是给她买东西,来陪她玩会儿吧。

悦悦见到他很开心原来是小宇呀,拉着他一起玩。

我们家有两只猫,一只银猫,一只布偶猫,平时都是悦悦的玩伴。 小宇也很喜欢猫,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陪着这两只猫一起玩。

我和世光一起做饭。

做完饭,石光去请小玉和月月吃饭。 银色渐变球还粘在小鱼身上,石光道:“该吃饭了,你们先去洗手。”

说着,他挠了挠小鱼的头,小鱼愣了一下。

石广曰:猫毛。

小玉点点头:“哦,银发脱落比较严重。”

说完,他把球放在地上,拉着悦悦去洗手。

吃饭的时候,我提到了房子。

“爸爸对你真好,和我亲生女儿没两样,不,”我故意开玩笑说,“比我好,我结婚的时候他只给了我一半的房子钱,你真好,就给你一套房子吧……看来老夫重男轻女了。

小玉低着头,轻声说道:“我才知道他的决定,其实邹叔叔的房子,我不要了,我妈跟在他身边,过得很幸福,我没有什么打算,我打算付一笔钱首付买房,当然也算合理,我不介意付首付买房,以后还债,他们家虽然要彩礼,但大多数其中的一部分会带回来给她,她也会用来还房贷,用于家庭使用的。”

他显得那么真诚,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石光依旧笑道:“爹爹要是非要给你,那你就留着吧。孩子要听父母的安排。宋阿姨和爹爹结婚了,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是爹爹的儿子。” ,他自然不想让你太辛苦。所以你不要在外面说话。好了,吃饭吧,饭都凉了。

吃完饭,小鱼陪月月玩了会儿,就走了。

04

三天后,我和石广做了亲子鉴定,邹文江和宋安羽的亲子关系是99.9%。

没错,邹文江就是我爸爸。

结果让我震惊和愤怒。

三天前,小宇离开我们家后,石光告诉了我他的想法。

我听后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道:“宁萱,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了,我就是觉得小玉的长相和你有些相似。不然的话,我们父亲和宋阿姨才结婚才一年多。如果他痴心宋阿姨,你再大方,八十万九十万的房子也卖不出去,还有十万的彩礼。”

他想了想,道:“宁轩,安羽,我现在觉得,你们的名字好相似。”

仔细一想,虽然不想细想,但也不得不承认,石光说的确实有道理。

而石光也做好了准备。 之前他挠小鱼头的时候,扯掉了小鱼好几根头发。

然后我回到家原来是小宇呀,收集了一些我父亲的头发用于 DNA 测试。

结果证实了石光的猜测。

可笑,我爹我妈关系这么好,小宇却只比我小六岁。 这是什么意思? 说明我六岁的时候,我爸有外遇,和一个叫宋秋蕊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

20多年后,妈妈去世了,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

我妈好可怜,她一直以为我爸深爱着她,永远不会背叛她,结果我爸背叛了她二十多年。 虽然他对我母亲非常亲热,但他在外面抚养女人和儿子。

甚至对宋秋蕊产生了极度的仇恨,难怪父亲对他们母子俩这么大方,因为那是他的女人和儿子,他当然愿意为他们付出。

石光却道:“小玉既然是爸爸的亲生儿子,把房子送给他也是情有可原,我们先不管了。”

他是如此慷慨。 当然,我妈又不是他妈,他怎么可能完全体谅我。 而且,此人的确不贪心,并没有贪图岳父的所有财产。

我不能这么冷静。

那天晚上我拿着亲子鉴定单回到了父亲家,把鉴定单丢在了他和宋阿姨面前。

两人看完之后,脸色都变了。

我爸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了,小宇是我的儿子,你的弟弟。”

“你能不要脸一点吗?”

我爸皱眉:“真对不起你妈。”

“你背叛了她二十多年,她死后不久,你就赶紧把小三娶回了家,她死的时候你其实很开心不是吗?因为你们一家三口终于可以团聚了吧?” ?你不就希望她早点死吗?那你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哦,因为你要扮演一个深情好男人的形象,对吧?所以你让你的小三受了20多年的委屈,你太自私无耻了,我仰望崇拜。”

面对我的轻率行为,我爸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因为他错了。 他说:“我只是不想伤害你妈妈,我怕她受不了,是我错了,我不能让她承担后果。”

听着,多么感人。 我感动得差点笑出声来。

然后我真的笑了,气得回笑。 “看来你很体贴啊,我妈妈还需要谢谢你吗?谢谢你把她蒙在鼓里,做一个傻傻的幸福女人。哦对了,还有你,宋阿姨,谢谢你忍了这么久这么多年,一直对我母亲保持着一种虚假的幸福幻想,而你却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把她逼进宫里,让她在虚假的圆满中死去。这些年你辛苦了,太辛苦了。 “

宋秋蕊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萱萱。”

你哭什么? 不应该是我哭吗?

我爸说:“轩轩,是我的错,小宇是无辜的。而且这些年,我也没有怎么关心过他们,他们母子也不容易,所以不要怪他。不管怎么说,你们是兄妹。”

是啊,我妈在世的时候,大部分经济大权都在她手里,他真的不能为所欲为。 所以现在他必须想办法补偿他们母子俩。

怎么能把气发到小宇身上呢? 阻止你给他房子? 以前我不知道他是你儿子的时候,我还有理由阻止他。 现在,真相大白,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继承权。 我有什么资格阻止?

除了怨恨,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没有办法发泄我的仇恨。

这种无力的愤怒让我感到无比的悲哀。

也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他们,不再与他们打交道。

朋友们,你们怎么看? 或者,对我有什么建议吗?

-结尾-

本文地址:http://www.hayson.top/post/1678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